凶宅:第4章 是敌是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住在一个很平常且鱼龙混杂的巷子里。

    这儿人流积聚,用道儿上的话说,就是阳气重的地方。由于我时常都会出入一些凶宅,身上难免会沾染阴气,时间久了,若不在阳盛的地方得以中和,就会病魇缠身。

    走至巷尾,一个破旧的铁门前,打开门,迎面而来的臭气,险些逼退我跟阎学止。

    我这屋是怎么回事?早上起床,我特意把这些天累计的垃圾统统倒掉了,怎么还会如此。

    我不适的捏住鼻子,走了进去,阎学止则是一副鄙夷跟嫌弃的表情。我尴尬的冲着他笑了笑,想必我现在把水端到他的面前,他也不一定喝。

    示意阎学止先坐到沙发上,我去厨房看看。走进厨房,找遍了角角落落都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但这臭气就集中在厨房里,而且越来越浓郁,闻着十分像土层中的腐肉。

    抬头间,老式吸烟机的扇叶上,居然卡了四五只大老鼠。要命的是,老鼠都已经全身**长蛆了,那肉墩墩的蛆还在一只一只的往我厨房的砧板上掉。

    戴上洗碗的手套,也可以说成是从来都没有用过的手套,因为我不会做饭,相对于厨房的厨具,我都是从来不用的。

    嫌隙的去捏吸烟机上的死老鼠,取下来同时,拿在手上只觉得柔柔软软的,感觉十分恶心。

    一鼓作气取下老鼠,丢进垃圾袋后,我把手套也给打包装在了一起。用水冲洗干净吸烟机跟砧板,才发现阎学志已经在厨房门口站了很久了。

    洗了洗手,给阎学止倒了一杯水,递到他的面前说,我家也没什么可以招待他的。

    他接过水杯一饮而尽,鼓起的喉结动了动,盯着冲洗干净的吸烟机说,我家应该动灶了。像我住的地方阳气确实很足,但物极必反,人多的地方势必会聚集大量的污秽之物,尤其是没有物业管理,更没有专人打扫的烂尾巷,有老鼠这不足为奇。

    关键是我家的厨房死过一个老太太,这也是老鼠扎堆死亡的原因。

    听到这儿,我不禁望了眼身后的吸烟机,一双猩红的眼睛,如黑云中的毒次,直击人心。

    我吓得连连后退,怎么自己也住上了凶宅,我却全然不知。

    退到阎学止身边,阎学止猛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不必害怕,老太太只是爱干净,又恰巧死在睡梦中,怕是不知道自己死了。

    而我只需要在屋里做顿饭,油烟一起,老太太就知晓自己死了,会安心去投胎的。

    我坚决不允许自己住的地方闹鬼,就算老太太没有恶意,那也不行。我跟阎学止都没吃晚饭,我去到巷口的小卖部,买了几包方便面。

    拎回来,一起下锅煮了,借助油烟的力量,那双隐藏在吸烟机里的猩红眼睛立即荡然无存。

    煮好面端到桌上,阎学止仅仅是看着我吃,自己却一口未动的坐在沙发上。

    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大概是嫌脏吧!

    不吃正好,我还怕自己吃不饱呢!

    吃罢饭,盛情挽留阎学止待在这里过夜,他只是冷冷的回了我一个脏字,就连夜离开了我家。

    真是个奇怪的人,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我就宽衣睡觉了。

    第二天,被一阵吵闹的手机铃声吵醒。

    睁开眼,按下接听键,对方张口便问我景区的那套别墅卖不卖?

    是个女人的声音,真的如阎学止说的那样,第二天就会有人联络我。

    卖是必然,但不是现在。

    我约对方出来跟我见个面,有些事情只能面议。

    约好地点,我把阎学止也一个电话叫了过来。

    议事的地点选在闹市里的咖啡店,来者是一位中年贵妇,保养的还算不错,可就是脸上的粉底抹得太厚,以及脖子上手上佩戴的金银首饰,都在无时不刻的向我跟阎学止,宣告着她的富有。

    贵妇有点胖,五官还算勉强过得去吧!就暂且称呼她为胖女人。

    胖女人来时很淡定,可跟我们面对面坐在咖啡桌上后,胖女人在我跟阎学止二人当中扫了一眼,最终冲我投来了急切的目光,问,小兄弟别墅可住得惯。

    嗯嗯,还行吧!就是床不太舒服。

    我尽量以最好的状态回复胖女人,对方一眯眼,笑容渐止,继续问,哈哈,小兄弟莫要开玩笑,别墅里根本就没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