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侦探事务所:第十八章 落寞村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人止住脚步,背对着我犹豫了一会儿,这才说到:你一直往前走,第一个路口右转,看到最大的一颗树,树下就是了。

    随后他进了教室,把房门关上。

    我这身打扮突然来到这个地方,那些老人孩子看见我都绕着路走,别说问路,能遇上一个跟我对眼看的人都不容易。

    看到这个老师,我自然不能放过问路的好机会。

    我拍了拍身上的土,然后大步的向路的正前方走去。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理智与失智只在一瞬间。

    警车昨晚我就通知警局派人开回去了,好在那天问夏雪柔借的钱还没还给她,想一想她的家底,也难怪不催我还钱。

    我的事务所离车站并不远,但是时间紧急,我立马抬手打了个出租,前往车站,毕竟现在有钱了!

    现在是早上八点,五十六个小时就是两天零八个小时,也就是二月一号下午四点之前,我必须抓住凶手。

    根据发车时间和汽车车型,大概到达目的地时间为中午十二点半左右。

    只要能迅速确定凶手的目标,现在的天眼系统一定能在凶手之前找到他,到时候就等着瓮中捉鳖了。

    坐在车上,我已经无心做别的事,这五十六个小时,是对我自己的挑战,也是我的第一次反击。

    这次的对手很强,两枚炸弹,刊登报纸,近乎完美的作案手法,无不证明着他的专业,有这样实力的人,我有理由相信,带节奏的记者中有的是被安排来的,他们施加压力让警方七十二小时内破案,就是变相的在告诉所有参与游戏的人新增的规则。

    如果没在规定的时间内抓住凶手,就算仅仅是晚了一个小时,也会让政府的形象受到很大损害,输一分钟,也算是输!

    做事我不喜欢被动,办案更是如此!规则是时候换一个人来定了!

    不过说实话,我并没有把握能在这两天多的时间里破案,毕竟花在路上的时间就不少,这样我唯有摒弃原本车上看书的习惯,系上安全带以后,找了个安全的姿势开始睡觉。

    这注定是几个不眠之夜。

    一路上有不少颠簸,途中我也醒了几次,最后一次看到时间已经十二点十六分,我就不再继续睡了,因为这辆大巴的终点站不是我的目的地,我需要在大巴途径线路的最后一个小站下车,然后再转车去那个村庄。

    这近五个小时的长途颠簸也算是风尘仆仆,下车以后我立马去售票处买到了车票,不过因为车次实在太少,我运气也不算太差,最多等半个小时下班车就能过来。

    接这个空档我还是得去补充补充能量,走到街上一打量,这地方大多都是参差不齐的平房,很少有两楼以上的房子,还有就是人流量比较多,似乎恰巧遇上了这地方的赶集日。

    没走几步,我就看到了一栋六七十年代独有的建筑,黄色的墙面上满是标语,只剩下半截的铁旗杆锈迹斑斑,院子里杂草纵生,完全都看不出地面是什么材质。

    转头走到一家粉馆,用羊油做哨子,很少见,而且这家老字号的牌匾也有五十年以上的年份了,看来很久以前,这里也算是繁荣昌盛。

    时过境迁,现在这里也只是勉强算个镇子,而我要去的那个村庄,是个更小的地方,也不知道老建筑保存得好不好。

    吃过极具特色的羊油粉以后,回到车站,车已经停在里面开始装客了。

    我径直走向车门,因为道路比较崎岖,这停车场里的车地盘都设计得比较高,我不得不小心看着脚底。

    可这一低头不看前面就出了麻烦,嘭的一下我就被撞倒退出车门,抬头一看,有个人背对着我走远,他穿的黑色衣服带有帽子,从后面看只能勉强分辨出是个男的,毕竟女人也不可能用压倒性的冲撞把我顶到一边。

    我正想追上去找他麻烦,司机搬动手刹,用我差点没听懂的方言问到:你上不上?不上我可就走了。

    看到司机和车上人的脸色,我无奈的走上车,把车票递给了他。

    这个人怎么回事儿,要发车了还下去?

    司机仔细看了一眼车票,不以为然的用蹩脚的普通话回应我:他是刚从那边回来,在车上睡着了忘记下车了,刚才被我叫醒才下去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