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道至极:第五十二章 以一敌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兄台来得正好,快助我将这陈国之人击败那玄天宗男子眼见斗篷男子前来,开口说道。

    好斗篷男子答应道,对着黄埔烈一掌拍出,黄埔烈手中铁棍戳出,直指斗篷男子掌心,看似沉重的铁棍在与掌心接触之时,就犹如打在了一座厚实的大山之上,难以撼动分毫,若是仔细看,那斗篷男子的掌心之上却是有一层薄薄的淡黄色之气,只是黄埔烈还未来得及发现,斗篷男子又往前踏出一步,其手中劲力瞬间爆发出来,黄埔烈感觉自己面对的简直就是一座移动的大山,在这霸道的力量之下手中铁棍脱手滑出,来不及查看手上的伤痛,一只大手掌已经稳稳的印在黄埔烈胸膛之上,一口鲜血喷出,黄埔烈的身体也倒飞出去。

    好那玄天宗男子眼见黄埔烈落败忍不住赞叹道。

    你也很好斗篷男子冰冷的声音传出,说话间反手一掌拍出。

    那玄天宗男子脸上刚放出笑容马上又僵硬起来,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其还来不及反应,眼前一黑一只手掌正正的打在其额头之上。

    其余之人眼见斗篷男子不分青红皂白见人便打,且招招凶悍,都纷纷后退警觉的注意着周围之人,凌旭倒是与陈稷聚在一处,只是陈青乐离得远了些,与秦知礼相距五米左右,离得斗篷男子远远的。

    你们以为他是来帮你们的,这逐鹿谷内谁不想独得令牌,独占十方塔凌旭的声音响亮的回荡在每个人耳中。

    正如凌旭所说,先前陈国势强而其余门派势微,陈国守住逐鹿谷出口夺取令牌,而江西月、梁万枝等四人才能同仇敌忾共同应对陈国之人,可如今呢,陈国已然不具当初之强势,甚至面对江西月等四人时已处在下风,而现在出现的雪国之人明显也是打算如先前陈国一般,将逐鹿谷内所有人的令牌尽数收下。

    可笑,你等还以为他能与你们平分令牌不成凌旭接着说道。

    阁下不觉得你的獠牙露的太早了吗?陈稷微眯双眼注视着斗篷男子缓缓地开口说道,斗篷男子的出现隐隐给陈稷一种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随着陈稷的观察越来越强烈,只是始终看不透。

    早吗斗篷男子转过身面对着陈稷又玩味的说道早知如此那个叫阎叶的就该给你留下,若非我及时赶到,你们连这门都守不住。

    你到底是谁?陈稷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这个问题的答案出了逐鹿谷你自然会知道,好了,让你们自己交出令牌想来你们不会乖乖配合,正好我也好久没和人交手了,你们的令牌我会一一收取斗篷男子说话间,其余的五名雪国之人也赶了上来。

    守住出口斗篷男子开口说道    周铮师兄放心定不会放过一个人,说话之人名叫严岚,正是初入逐鹿谷时雪国的带头之人。

    严岚一行五人大摇大摆的向着逐鹿谷出口处走去,却是一点也不当心周铮将会面对多少敌人,而另一边还有一战之力的也就有陈稷、江西月、凌旭、陈青乐、秦知礼、梁万枝六人,六人缓缓地靠拢将周铮成半圆之形围在中间,而那雪国的五人依旧纹丝不动,没有一点要上去帮忙的意思。

    周铮周身的衣服突然鼓起,体内的劲力也在疯狂的流转,抽出手中的长刀,刀锋之上已布满寒霜,长刀斜指地面,而靠近长刀的地面上已是凝结出一块厚厚的冰层,离得近了众人才感觉到周铮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有多重,陈稷双眼一寒,只看这一手寒冰之气陈稷便感觉到眼前这叫周铮的家伙,其实力怕是远在自己之上,陈稷握着银枪的手一紧,淡淡的金芒在枪尖之上浮现而出。

    喝长刀横劈而出,一个月牙形的刀刃布满寒霜,将对面六人全部笼罩在内,六人也不敢怠慢,一时间枪芒剑影纷纷激射而出。

    周师兄以一敌六,我们是否要去帮忙雪国中一男子看着场中激烈的争斗开口询问道。

    好好守着出口就是,莫说这六人,即便再加上我五人也未必是周师兄的对手严岚开口说道,已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是是那先前开口的雪国男子默然的点了点头。

    六人方才走出树林就向着交战处疾驰而去,那当先带斗篷之人其功力似乎要高出其余之人甚多,后方五人还未赶出一半路程,斗篷男子就已经来到交战之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